案例精选

Case

案例精选

你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案例精选

蒋某等诉上海某置业有限公司商品房预售合同纠纷案

  原告蒋某(兼蒋某某、蒋某某法定代理人)。

  原告祁某。

  原告蒋某某。

  原告蒋某某。

  被告上海某置业有限公司。

  委托代理人洪某,北京市某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韩某,北京市某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律师。


  原告蒋某、祁某、蒋某某、蒋某某诉称:其与被告于2010年3月13日签订《上海市商品房预售合同》,由其向被告购买本市打浦路X弄X号301室房产,被告应于2011年6月30日前交付房屋。合同签订后,其按约付清了房款人民币26,985,420元,在合同约定的交房之日,被告交付的房屋却存在诸多质量问题,根本无法入住,故其拒绝接受并向被告提出交涉。之后,被告对房屋装修存在的问题进行整改,直至2012年3月20日向其交付钥匙。现其要求被告按合同的约定偿付自2011年7月1日起至2012年2月29日止按已付房款的日万分之二计的逾期交房违约金人民币1,316,868元。


  原告提供的证据如下:1、《上海市商品房预售合同》,证明双方之间房屋买卖关系以及对相关权利义务的约定;2、发票,证明原告按约支付了房款人民币26,985,420元;3、被告给原告的信函,证明被告对房屋装修存在的质量问题提出整改方案;4、原告给被告的信函,证明在被告未按约定期限完成整改,原告再次催促被告尽快完工;5、一组现场照片,证明在2011年12月28日房屋仍处于整改之中。?


  被告上海某置业有限公司辩称:其已按合同约定的交房时间向原告交付了房屋,原告已签收了相关文件,故不存在逾期交房的事实,即使交付的房屋存在原告所述装修等问题,根据合同补充条款的约定,也不影响交接手续的办理,原告不得据此延迟或拒绝办理房屋的交接手续,被告应在房屋交付后根据合同有关约定向买方承担修复、补偿等责任,故不同意原告要求其偿付逾期交房违约金的诉讼请求。


  被告对原告提供的证据1、2无异议;对证据3真实性和合法性均有异议,称被告没有出具过该信函,即使装修存在问题,根据合同补充条款约定,也不影响办理房屋交接手续;对证据4真实性不认可,称被告已按约向原告交付了房屋;对证据5认为照片不能证明拍摄的时间。


  被告提供的证据如下:1、《上海市商品房预售合同》,证明合同对相关房屋交付时间、条件以及存在装修问题等事项均有明确约定;2、《上海市新建住宅交付使用许可证》,证明原告所购房屋符合交付条件;3、进户通知,证明被告在2011年6月16日向原告发出进户通知,通知原告在6月27日办理入户手续;4、商品房结算及进户凭证,证明原告在6月30日签署了《商品房结算及进户凭证》,被告向原告交付了房屋,系争房屋已有原告控制。


  原告对被告提供的证据1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补充条款的相关约定损害原告的权益;对证据2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不能证明系争房屋符合交付条件;对证据3、4真实性均无异议,但认为原告要进入系争房屋必须签署上述文件,否则无法进房,但不能据此认为原告已办理房屋交接手续,也不存在原告控制房屋的情况,原告是在2012年3月20日才从物业处拿到钥匙。


  经黄浦法院审理查明:原、被告双方于2010年3月13日签订《上海市商品房预售合同》,约定由原告向被告购买本市打浦路X弄X号301室房产,房屋暂定价人民币26,985,420元,房屋于2011年6月30前交付,逾期交付的,违约金按已付房款日万分之二自最后交付期限之第二天起算至实际交付之日止,在房屋交付过程中发现的质量问题(主体结构不合格除外),装修和设备达不到合同约定的标准等均不影响交接手续的办理,原告不得据此延迟或拒绝办理该房屋的交接手续。被告应在房屋交付后根据合同的有关约定向买方承担修复、补偿等责任。合同还对其他相关事项均作了约定。合同签订后,原告按约向被告支付了房款人民币26,985,420元。2011年6月16日被告书面通知原告于2011年6月27日办理入户手续,原告收到通知并于2011年6月30日签署了《商品房结算及进户凭证》,但在验收房屋时发现房屋装修存在诸多问题,原告即向被告提出整改要求并拒绝接受钥匙。之后,在经被告整改后,原告于2012年3月20日领取房屋钥匙,并于2012年3月29日起诉来院,要求被告按合同约定偿付逾期交房违约金人民币1,316,868元。


  上述事实,由《上海市商品房预售合同》、发票、进户通知、《商品房结算及进户凭证》等证据以及庭审笔录予以证实。


  法院认为:原、被告双方签订的《上海市商品房预售合同》合法有效,双方当事人均严格按约履行。被告在合同约定的房屋交付期限内,通知原告办理入户手续,原告接到通知后,签署了《商品房结算及进户凭证》等文件,故应当视为被告已向原告交付了房屋。至于交付的房屋装修存在问题,则应当按照合同相关约定予以处理,原告以房屋装修存在问题而拒绝接受房屋,并据此要求被告偿付逾期交房违约金,显属不当,故对其诉请,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蒋某、祁某、蒋某某、蒋某某要求上海某置业有限公司偿付延期交房违约金人民币1,316,868元的诉讼请求。

……

张某诉花某房屋租赁合同纠纷案

  原告张某。

  委托代理人李某。

  被告花某。

  委托代理人陈某。


  原告张某诉称:原告于2010年向被告承租房屋,后于2011年4月21日退租,退租当日,原、被告及案外人王某签订协议,约定原告退租后由王某承租,原告支付被告押金人民币5,000元以保证配合协助王某办理经营证照,另王某须于2011年10月31日前办理经营证照,被告则返还原告押金。现因被告拒绝还款,原告遂诉请要求被告返还上述押金人民币5,000元,同时要求被告就上述押金偿付自2011年10月31日起至被告实际还款日止之银行利息。


  原告提供以下证据:1、2011年4月21日《补充条款》,以证明当时约定原告注销原有证照以协助办理新的证照,被告为防止原告不予注销原有证照而收取押金。2、2011年11月21日《准予个体工商户注销登记通知书》,以证明上海市黄浦区某美甲店(下称美甲店)已予注销登记。3、2011年4月21日《收条》,以证明被告为办理证照事宜收取原告押金人民币5000元。4、工商登记资料,以证明美甲店原登记之经营场所为上海市广西南路X号。


  被告花某辩称:被告曾向原告收取押金人民币5000元属实,现原告虽已注销原经营证照,但因原告并未协助王某办妥新证照登记事宜,亦未将原证照登记之经营者姓名直接变更为王某,导致王某因无法办理新的证照而不再承租,由此,对原告诉请不予认可。


  被告对原告提供证据形式真实性均无异议。对原告证据1称原告在王某办理证照申请被工商部门予以受理时,方可要求被告返还押金。对原告其他证据举证意见均予认可。


  被告未向黄浦区法院院提交相关证据。


  经审理查明:原告于2010年向被告承租位于上海市广西南路X号房屋,并于2011年2月18日在系争房屋处注册登记字号为“上海市黄浦区某美甲店”之个体工商户,经营者姓名登记为原告。2011年4月21日,原、被告及案外人王某签订《补充条款》一份,约定(1)被告同意原告退租,并由被告与王某另行签订租约;(2)王某支付原告设备、装修等转让费人民币20,000元;(3)王某办理证照,原告须予积极配合,原告并为此支付被告押金人民币5,000元作为办理证照之保证金;(4)王某办理证照手续受理当日,被告退还原告押金人民币5,000元,该期限截至2011年10月31日止;(5)王某使用原告证照期间,如有违法行为,则由王某承担法律责任。签约当日,原告按约支付被告上述押金人民币5,000元。2011年11月21日,美甲店依法注销登记。嗣后,原告因向被告索要押金未果,遂起诉来院,要求被告返还押金人民币5,000元,同时要求被告就押金偿付自2011年10月31日起至被告还款日止之银行利息。


  以上事实,由原告提供的《补充条款》、《准予个体工商户注销登记通知书》、收条、工商登记资料以及当事人陈述笔录等证据证实,法院予以确认。


bet356下载bet356吧bet356本地存款维护  法院认为:原、被告对被告处尚留存原告所付押金人民币5,000元并无异议,现原、被告争议焦点在于原告何时有权向被告主张该押金。《补充条款》约定原告对于王某办理证照事宜须予积极配合。根据通常理解,王某如欲办理证照,仅须作为承租人之王某与出租人沟通协调即可,原告作为已退出租赁关系之原承租人,其将原登记于系争房屋处之经营证照予以注销登记即可实际消除王某重新办理证照之障碍,原告注销原经营证照之行为实际既已履行积极配合之应尽义务,结合本案,美甲店于2011年11月21日予以注销登记,由此,自该日起,原告已经消除王某办理新证照之法律障碍。至于原告注销日期晚于《补充条款》约定之申请办证期限一节,鉴于按照约定,注销及重新办证期间,王某使用原证照进行经营,鉴此,该注销登记之延迟期间应当并不导致王某租赁目的无法实现,原告要求返还押金之权利亦并不因此而予剥夺。对于《补充条款》中约定被告在王某申请办证当日方予返还押金一节,鉴于王某办理新证照系被告与王某作为新的租赁双方而予沟通协调事宜,原告在将原经营证照予以注销登记之后,原告对被告与王某之间办理新证照事宜已无应当履行之法律义务,在此情形下,如将应由新的租赁双方承担之办理新证照风险归于原告,显然有失公平合理,故《补充条款》中该项约定内容实际损害原告享有之法定权利,被告辩称仅在原告陪同王某办理新证照或将原证照经营者变更为王某情形下方予返还押金之意见,本院依法不予采纳。至于原告诉请之押金利息,因原告在办妥注销原证照事宜后方享有要求被告返还押金之权利,故原告可要求被告偿付之利息,亦应当从该时间起计。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条、第六十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花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原告张某押金人民币5,000元;


  二、被告花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偿付原告张某银行利息(自2011年11月22日起至被告花某实际还款日止、按欠付押金数额、以银行同期存款利率计算)。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
  • 联系电话:

    021 5440 8276 / 138 1628 0850 / 138 1801 8978

  • 地址:

    上海市闵行区沪闵路6088号龙之梦商务楼1818室

  • 电子邮箱:

    shaoming@lawyer366.com